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时代丹东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文明宣传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8|回复: 0

月是故乡明 dq25hj0b

[复制链接]

1226

主题

1226

帖子

3718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3718
发表于 4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踏着中秋明净无尘的灵韵,走进糯更寨,路边的绿色,随着脚步缓缓地伸入寨子,面对着乡亲们温暖的问候,面对着兄弟姐妹们温馨的祝福,我走进了故乡圆圆的梦里。   

  月色如水,天清地净。整整四十余载,感恩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,感恩与我唇齿相依的父老乡亲,感恩以亲切的乡音抚慰我的兄弟姐妹,看着他们裹满裤腿的泥巴、湿透衣背的汗水和灿烂的笑容,浓浓的情意,荡去了蒙在我心上的尘埃!   

  走进故乡,触摸着它慈祥的面容,感受着它一日千里的沧桑巨变,我感到格外轻松、欣慰和惊喜。这次回乡,又看到一幢幢崭新的小别墅,如夏季雨林中悄悄拱土的菌子,不知不觉地,就从土坯房中间窜了起来,走近她,我仿佛是一位陌生的来客。   

  出门在外,整整四十余载,月明中秋,故乡的山、故乡的水,故乡许许多多的过往,又和我团团圆圆。   

  露从今夜白,月是故乡明。抚摸着老屋的墙壁,那些遥远的往事,如再生的芳草,伴着新米的香味扑面而来——   

  童年的记忆里,糯更寨有五十多户人家,弯弯的小河,从南、东、北三面,将寨子轻轻地拥在怀里。建于清朝末年的单孔石拱桥横跨在小溪上,虽年久失修,但历时两百余载却依然固若金汤。上面爬满了常青的藤蔓,还有茂盛的灌木,桥头是两大篷青翠的竹子,很自然地形成了一道进出寨子的大门。夕阳西下,牧童横骑牛背,吹着短笛晚归,乡亲们负薪荷锄,悠悠闲闲地从桥上迤逦走过,人与天地,看上去是那么妥贴、那么和谐。温暖的阳光,清脆的北京白癜风医院鸟鸣,看着数尾游鱼飘在透明的水中,舒一口长气,心情豁然开朗,叫人在一霎间忘记了人间荣辱,看淡了尘世浮华。   

  寨子里,土木结构、鳞次栉比的民居,清一色青瓦盖顶的房屋,早晚飘起袅袅炊烟,古老的宅院,静静地停泊在平淡的岁月里,与世无争;石板铺满的院落静若处子,无言地晾晒着日落而栖、日出而作的时光;泥土夯筑的墙壁,日晒雨淋之后留下了一条条纵向的裂纹,好像渴望着什么,里面,是我童年的栖息地,不时飘出五谷杂粮的清香。   

  寨里寨外,鸡肠子一般弯曲的土路,雨天泥泞不堪,晴天尘土飞扬,挣直了腰的汉子们像骡马一样,背着东西行走在这些坎坷不平的路上。   

  收获之后,掌鸠河边的两座水磨坊昼夜忙个不停,石碾砣把谷子碾成了白花花的大米,水磨盘将玉米磨成了粉嘟嘟的细面。有了米面,家家户户的屋顶上飘起了袅袅炊烟。农忙时节救急的口粮,让屋檐下的石磨开始了“嗡嗡”的旋转,让楼门外的臼窝响起了“咚、咚”的捣动声。   

  故乡的月,是不灭的灯,照着寨里的两座公房,照着全寨人追寻生活的梦想!寨子中央的那座公房,叫“奥井咪”,彝语意为“菜园子”。三间瓦房,头间是广播室,通过村口古榕树上的大喇叭、以及家家户户墙壁上的方形小喇叭,通知各种重要事项,宣传公社和大队下达的各种任务。每天早上10点,随着一声“发展体育运动,增强人民体质”的口号声,喇叭里定时响起广播体的全录音。早晚还定时播放新闻广播,儿时的我,一听到喇叭响就觉得非常新鲜,广播伴随着我度过了快乐的童年。广播室旁边是小仓库,用于储放交足公粮后所剩无几的粮食。还有一间空房,用作干部们议事的会议室。屋前一个土院子,供村民们开会、计工分和年底分配口粮。这座公房还有一个另外的功能,就是用于父老乡亲们春节、火把节和中秋节“打牙祭”,全寨男女老少集中在这里聚餐和跳跌脚舞,平时无事,我和伙伴们都会来到这里玩耍,陪着三五个大人聚集在这里聊天、。   

  另一处公房在掌鸠河西岸的山梁上,彝人们叫“康哩井”的地方,北面是三间瓦房,用来堆放粮食,宽敞的石板院子用于晾晒和打场。东边横亘着一道长长的围墙,西边是一排排高耸的粮架,由数十根竖立的木柱和搭在上面的六台木杆子组成,是夏秋挂晒粮禾的地方。晒场南边的两间瓦房,供粮食保管员食宿之用,屋内用土基和木板支起一张床,靠墙的火塘边,三四根木柴燃烧正旺,吊锅、炒锅、土巴碗、木瓢、木盆、木桶摆满一地,一条卧着的小灰狗正烤着火打瞌睡,虽然保管员老头巴不得我们马上离开,但我和伙伴们却好像有些故意,岿然不动地守在火塘边,因为火塘里的烤洋芋开始散发出诱人的香味,让我们恋恋不舍。   

  糯更寨的春天,我的父老乡亲们在忙着撒秧播种。数月后,女人们收割麦子,男人们用夹板将一捆捆麦穗背到晒场上,还有些女人在晒场上打麦子、扬麦粒,几个小姑娘在麻利地往粮架上挂着麦捆。过几天,男人们放水泡田,整地拔秧,女人们则弯着腰身在田里插着秧苗。   

  田里的活计一结束,糯更寨的父老乡亲们,又像迁徙的鸟儿一样,飞向了种玉米[ur中科白癜风医院怎么样l=http://bdfyy999.com/]白癜风能治好吗[/url]的山地里。夏收和秋收季节,我们就躲在晒场边的草垛里,倾听着女人们“啪啪啪啪”的打场声和“嗡嗡”的风箱转动声,在生产队长吹得尖叫的哨子声里,看着大人们忙得团团转。   

  替玉米和水稻除完草,寨子里的人们又颠着勤快的脚步奔进了山里。   

  雨水一落地,老马蜂上树、野生菌出土的日子到了,男人们整天用棍子挑着青蛙肉引诱马蜂,趁马蜂咬食蛙肉时,将鸡毛轻轻地拴在蜂屁股上,等它起飞后就尾随其后猛追,以这样的方法找到蜂巢,然后移到园子里的果树上“家养”,故乡的人们形象地将它称为“蜂包”。七月蜂、八月空、九月满咚咚,等到小蜂巢长成了一个个硕大的蜂包,一把火烧掉外壳,取出营养丰富的白色蜂儿,一盘香喷喷的下酒菜就在眼前了。   

  “菌子是女人的娃娃”,任你多远的路,都要去找它!早起的女人们天还没亮就拎着提篮上山了。一头钻进迷蒙的晨雾,山梁上、树林里,到处是她们的身影,到处是她们呼唤同伴的声音,到处都能听见她们快乐的山歌调子。草丛中,腐叶里,没有一处,能躲过她们锐利的目光。到中午十一二点,她们就会提着篮子满载而归。看着牛肝菌、鸡枞换成了钱,享受着桌子上小葱炒菌的清香,看着在门口吸着烟筒的男人和攀着自己膝盖的孩子,她们边谈论、边吃、边笑,挂着细小汗珠的脸上,热烘烘、红扑扑地绽放着灿烂的笑容,好像一顿简单的早餐和拾回来的山珍美味,就能叫她格外满足。   

  秋天,男人们有的抬着木摜槽摔打着谷把,有的将一袋袋金黄的谷粒背到晒场上,还有部分男人从地里将一箩箩玉米棒子背了回来。此时,我和伙伴们就滚着铁圈跟大人们赛跑,妨碍了他们,屁股上还会招来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手机版|小黑屋|时代丹东网 ( 辽ICP备14003398号-1 )  ICP许可证辽B2-20160120

GMT+8, 2017-6-23 16:27 , Processed in 0.124801 second(s), 3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